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ag游戏大厅官网|官网小说5200 -> 都市言情 -> 猎赝 柳下挥

第六十章、坑蒙拐骗!

????江南园林甲天下,苏州园林甲江南。

????江来亦步亦趋的跟在师兄施道谙身后,他是个路痴,担心自己稍有不慎就会在这一步一景,咫尺山林的古典园林里面走掉了。

????可是,因为这处园子实在是太过精致巧妙、假山嶙峋、曲径通幽,浑然天成,毫无雕琢气象,又一次又一次的吸引着江来停下步伐细细品鉴。

????大道三千,最终还是一个「万法归宗」。无论是古董修复,还是设计园林,最重要的都是一个「巧」字。人间巧艺夺天工,这是纯粹的手艺人一生追求的境界。

????江来觉得自己不用追求了,因为他已经拥有了。

????现在的心态是欣赏,是评点。

????施道谙停下脚步,看着在一株老梅树前停下来的江来,说道:“你要是喜欢,就仔细看看。”

????“听说苏州拙政园依湖建有远香堂,湖中心有一处小岛,岛上有「雪香云蔚亭」。”江来伸手抚摸着老梅树粗糙强劲的枝干,说道:“等到大雪纷飞,梅花开放的时候是不是比这里还有美上无数倍?”

????「雪香」指的就是梅花,「云蔚」是花木繁盛的意思。野水回环、野趣盎然的湖心孤岛上面有一座亭、亭边植梅、绿萼花白,禽鸟相鸣、松竹掩映。等到初雪降临,千树万树梅花绽放,那是何等的浓香艳美?又何等的素雅宜人?

????施道谙笑呵呵的看着江来,对他的这种行为已经见怪不怪,出声说道:“现在还不是赏梅的季节,再过两三个月吧,那个时候碧海就应该下第一场雪了。等到第一片雪花落下,我就陪你一起去苏州赏梅花,去拙政园看看这雪香云蔚亭。”

????“雪香云蔚亭。”江来嘴里轻轻的吟诵着这几个字,出声说道:“就凭这个名字,就值得去一趟。”

????“当然。”施道谙无比肯定的点头。

????江来这才收回视线,说道:“走吧,不要让人等久了。”

????“不是你一步三回头,恨不得站在那里看上几个小时不挪地的吗?”施道谙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我都准备给文总发信息过去,把约定时间给往后推迟两个钟头了。”

????“不用了。”江来说道。“工作完再看,不然心里还有牵挂,看不痛快。”

????“好。”施道谙点头,说道:“你要是喜欢,我一会儿和文总打声招呼,让他在这园子里给你准备一间客房。你就在里面住着,想看多久就看多久。”

????“那倒不必。”

????“为什么?”

????“这里太偏僻了,怕他们买不来热乎的豆浆油条。”江来一脸忧虑的说道。

????“……”

????文总名叫文良平,姓很文雅,但是却生得是浓眉大眼,体格粗壮。长相和姓氏很不般配。

????穿着一套黑色唐衫,脖子上挂着一块雕刻大光普照观音的纯白玉牌,手腕上套着一串颜色湛蓝的松石,给人一种把全部家当都挂在身上的暴发户印象。

????看到江来和施道谙师兄弟俩人到来,文良平快步迎了过来,一把握住施道谙的手,笑着说道:“施总,恭候多时。我亲手泡好的极品大红袍都凉透了,浪费了一壶好茶啊。”

????“这得怪文总了。”施道谙伸手和文良平的大手握在一起,不动声色的解释自己迟到的原因:“你把园子建的这么漂亮,就是故意不想让我们进门吧?我这个小师弟从进门开始就是一步一停留,一留留半宿。每一处景点都要细细欣赏一番,每一个转弯都要回头再走一次。要不是我一直催着拉着,怕是文总得把胡子给等白了才能见到客人。”

????文总大喜,嘴巴都要笑歪了,跑上前来拉着江来的手说道:“这位就是那位传说中的「鬼手传人」江大师吧?”

????“我是江来。”江来伸手和他握了握,然后就后悔的想要把手给抽回来。

????他有手汗!

????没想到文总太过热情,心情也太过亢奋,拉着江来的手就不肯松开,激动的说道:“江大师是国手,您这一路走来,有没有发现我这小园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?”

????“有。”江来点头说道。

????文总愣了一下,然后笑容就更加灿烂了,说道:“我就说嘛,大师就是大师,一眼就能够看出破绽。您说说,您说说,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?”

????“我不能说。”江来摇头拒绝。

????“为什么不能说?大师不要吝啬,请尽管直言。”顿了顿,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说道:“大师放心,我是懂规矩的人。润口金我已经准备妥当,绝对不会让大师失望的。”

????“和钱没有关系。”江来说道。

????“那是何故?为何不能说?”文总一脸迷惑的看向江来,然后又转身看向了施道谙。

????施道谙笑容满面,并不接茬,好像自己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旁观者一般。

????江来指了指文总胸口的那块白玉玉牌,说道:“因为文总那块玉牌。”

????“玉牌?”文总低头看向胸口那块由丝线串起的玉牌,问道:“这玉牌有什么问题?竟然让大师连话都不敢说了?”

????“这玉牌上面镶的是大光普照观音,在佛经里面,此观音主破阿修罗道三障。此道多猜忌疑虑,故宜用普照。”江来看着文良平的面部五官,说道:“文总样貌看似豪迈大气,其实心底却容易猜忌起疑。之所以请这块玉牌回来,也是想着「人难自救,菩萨渡之」。”

????“文总表面上对我师兄弟的迟到毫不在意,但是,那杯倒掉的凉茶还是透露出了抱怨和谴责。原本文总心里已经对我们师兄弟含着怒气,倘若我再肆无忌惮的对文总爱若珍宝,也极度骄傲自豪的园林大加抨击,那个时候,恐怕双方就不好收场了吧?而且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文总名为请我批评建议,实为让我夸奖赞美,是不是?”

????“文总见我不愿意开口,便立即许以金钱润口。表面上看起来是虚心求教,实则把我师兄弟俩人贬低成那些「坑蒙拐骗」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的神棍。避而不谈就是那些神棍们经常用的「天机不可泄漏」,只有金钱才能够让我松口?我要是答应下来,是不是更让文总认定我们师兄弟就是那样的小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