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ag游戏大厅官网|官网小说5200 -> ag金龙珠|开户 -> 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 高森

第443章 能说会道高王爷

????刘太尉冷笑道:“陛下教导,我等自然在心中,可若是能人言就要以人待之,那我家养了那几只会说话的八哥,岂不是也行了?”

????高黎嘿嘿一笑,道:“那刘太尉您最好别出来遛鸟,我肯定命我家人在您门口等着,只要您带着鸟笼子出来。我就立刻让人用鞭子抽你家鸟,大不了你放鸟出来打我呗。我不知道您怎么想的,反正如果是我家一百多口子人被个驴给踢的满地找牙,我巴不得这事儿赶紧过去呢。”

????刘太尉道:“你肯定巴不得赶紧过去,毕竟是你纵容你家牲口行凶的!”

????高黎道:“那你家牲口行凶就不算了呗?”

????刘太尉一愣:“我家牲口什么时候行凶了?”

????高黎道:“那个用鞭子抽了我家可爱的小驴驴的牲口。”

????刘太尉道:“那是人!那不是牲口!”

????高黎:“你与畜生的区别,是外形?还是思维?”

????刘太尉道:“我是人!”

????高黎不屑道:“你是人?人知礼义廉耻,知好歹,懂进退。你懂吗?你有吗?”

????刘太尉道:“吾乃太尉!陛下钦点!你说我有没有?”

????高黎道:“若心无善念,只知抛出陛下来打压他人,与山野之间的畜生有何区别?这种道理,刘太尉懂吗?”

????刘太尉冷笑不答。

????“你懂吗?”高黎又问道。

????刘太尉依然不答。

????“你!懂!吗!”高黎都快把自己的脸贴在刘太尉的脸上了。

????“我不懂!你能如何!”刘太尉被激怒了。

????啪!

????高黎一巴掌打在刘太尉的脸上。道:“这点浅显道理都不懂,在我眼中,你便是畜生。既然是畜生,依照刘太尉的意思,被抽脸,也没啥不对的吧?”

????刘太尉蒙了,他被当场打蒙了。

????武国开国至今,当着皇帝面在朝堂之上斗殴的不是没有过。只不过少之又少,一般得事关重大未能达成一致,双方激辩数天,最终无法说服谁,结果动起手来。而且,都是这些文弱的文官,从未有过武官动手的先例。

????而现在,号称是燕南王的高黎,竟然当着皇帝和文武百官的面,直接抽了刘太尉一个大嘴巴子?

????“你……你敢打我?”刘太尉的嘴角带血。他都惊了,当了这么多年武官,他这辈子第一次受伤,竟然在朝堂上被高黎给抽了一巴掌?

????“陛……”刘太尉刚要开口,高黎却更大声喊道:“堂堂太尉!武官之首,我抽了你一个大嘴巴子,你第一反应竟然是喊陛下告状?莫非你还是黄口小儿,打不过就要交家长吗?你军人的血性呢?战士的尊严呢?莫非长年混迹在官场之中,忘了自己其实主要职责是保家卫国了?”

????刘太尉怒不可遏,他本身修为不低,若是平时,哪里会这样,可刚刚高黎那一巴掌下去,刘太尉却感觉体内真气竟然半点都提不起来!当朝之上谁不知道高黎当年有个‘封脉采花小郎君’的名号?分明就是他暗中搞鬼!

????“放屁!陛下!这燕南王不止动手殴打臣,更事出口污蔑!如今我武国国力昌盛,天下太平,可臣不敢有半点懈怠!事必亲力亲为!倒是燕南王你,仗着自己有点功劳,敢在朝堂之上如此放肆,莫不是不把陛下放在眼里!”刘太尉吼道。

????“我当然有功劳,我的功劳都是我自己实打实打出来。敢问刘太尉,当年独孤家叛党一路北上的时候,你在哪?当初北地熊妖肆虐之时,你在哪?东海人祸乱的时候,你又在哪?”高黎吼道。

????“我那时早已整备军队,只待陛下一声令下,便开赴沙场,万死不辞!”刘太尉吼道。

????“而我!没有等到陛下的命令!我自己就解决了他们,这叫主观的能动性!你懂吗?说你在朝堂之上呆的时间久了,人都变成老官油子了。若是有那个能力,还用得着陛下吩咐?只怕是你没那个能力,到了战场上,也是躲在侍从后面瑟瑟发抖罢了!”高黎冷笑道。

????“陛下……”刘太尉转向皇帝。

????“陛下!”高黎也同时转向皇帝。

????“如刘太尉这般人,臣最懂了。抱怨,是他最强的能力。怨战术,怨待遇,怨天怨地元空气。怨同僚,怨军医,怨完战友怨场地。说就没有他不行,一做起来就嗝儿屁!街头斗殴不过屁大点事,他先打我家驴子,我家驴子反击,事实清楚,过程简单。弄到官府去,该判就判,该罚就罚。我家那小驴子本性情极为温顺,城门口军士说要将它做成驴肉火烧它都不生气。本来已经站在一旁给你们让路,只是因为自己身体庞大,不可能全让开,你们绕一下也便是了。结果你那家丁二话不说,抬手就是一鞭子抽了过去。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,众目睽睽之下。我家驴子会说人言,本来已经自报家门,他是我家驴子。可我听说,你那家丁对我这个燕南王非常不屑,抬手便抽,我家驴子不过是正当防卫罢了。你若是说我纵容,那便是我纵容的。无论是黎庄,还是燕南,我对所有人都这般叮嘱:‘无论是谁?都不能随便欺负咱们!’我在家这么说,当着你的面也这么说,你抽了我家的驴,被我家驴踢死都是活该!你若是不服,下次可以再试试!”

????刘太尉发现,他这真的是碰上硬茬了,他嘴巴一开一合,竟然好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。

????后方几个御史同时走出,高声道:“陛下!燕南王高黎咆哮朝堂,殴打他人,目无法纪!还请陛下降旨重罚!否则……”

????“否则什么?”高黎转过身来,虽面带笑容,却吓了那几个御史一跳。“风闻言事,本是监察百官,校正朝纲。可一头驴子街头斗殴也犯得上你们出面?竟然联合刘太尉对我穷追猛打?”

????高黎转过身去,面对皇帝,深深一个大礼,道:“陛下曾言,为众人抱薪者,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;为大众谋福者,不可使其孤军奋战;为他人开路者,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。如今西方大陆已然统一;东海群岛困兽虎视眈眈;拜火人圣龙正在不断向内陆进发。国内沿海居民刚刚稳定,顺天教徒依然猖狂。内忧外患之下,尔等不想着去为陛下分忧,却将这些屁大的小事在朝堂之上抛出来浪费时间。岂不闻时间就是生命,浪费时间,便是谋财害命,尔等是要害谁的命?”

????一番抢白,御史们终于发现,论嘴皮子,他们竟然说不过高黎!

????很简单,有些话,高黎敢说,他们不敢说!

????其实若是正有心,关于物种权力啊、关于人臣之道啊,高黎有很多可以对他们辩论的。如果没啥事儿的话,他倒也可以与这人争论个一天两天。可这位刘太尉是个典型的官僚,他回答高黎的话,只针对自己有利的部分。其余的部分直接忽视。而这帮御史台的家伙们也竟然闲着没事主动对线。

????老实说,其实这件事,皇帝本可以直接抬抬手就解决的。因为哪怕一切都是高黎的错,最多就罚点钱而已。朝堂之上,不伤和气。可皇帝竟然闲着没事儿把高黎弄道这里来对线,那这里就有说道了。

????在来的路上,高黎就一直琢磨,皇帝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
????所以一开始,高黎也就正常辩论,一边说着,一边在看皇帝的脸色,看着看着,他突然懂了,这位皇帝,其实是想借着高黎的手,把事闹大啊。

????行,既然你诚心诚意救了云轻扬父女俩,咱帮你个忙,也是应该的。

????正因如此,他的语气才会越来越重。而皇帝眼中的笑意,也原来越重。

????一直到把刘太尉和一群御史气得说不出话来,皇帝这才轻轻一拍扶手,道:“今天就先到这里吧,你们都先回去冷静冷静,明天想好了怎么说话,然后再说!退朝!”